加入首页 | 联系我们 | 加入收藏
您当前的位置: 主页 > 阳春籍作家代表作赏读《不老的爱情》(赵云梅)
阳春籍作家代表作赏读《不老的爱情》(赵云梅)
作者:qiuge616   日期:2015/8/5 16:13:30   文章来源:本站   点击数:
 

不老的爱情

赵云梅

   “……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,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,一路上收藏点点滴滴的欢笑,留到以后坐着摇椅慢慢聊。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,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,直到我们老得哪儿也去不了,你还依然把我当成手心里的宝。”每当这首醉人心脾的旋律响起时,我眼前就会浮起满头银丝的爷爷奶奶相互掺扶过马路、相依相伴逛公园的温馨场景。

在这个离婚率奇高的年代,很多人都说爱情只是一场梦,可我爷爷奶奶的爱情却是不老的。

   爷爷是瑶族人,今年95岁;奶奶是汉族人,89岁,两人共同牵手走过了75个春秋。奶奶14岁嫁给爷爷。因长期缺衣少食,营养不良,被抬上花轿的奶奶还没有进入青春期,对爱情更是懵懵懂懂。

文学作品中的爱情因受太多文人墨客的传诵,历经急管繁弦的吟唱,饱受秦淮夜月的渲染,演化成了不老的爱情,气度雍容,品质高雅,墨香阵阵,像是不食人间烟火似的。相比之下,倒是我爷爷奶奶的爱情更质朴生动。

爷爷心地善良,热情好客,但脾气暴躁,读过十年“黄牛学”,最喜欢跟人谈古论今;而奶奶善良坚忍,脾气奇好,虽没进过一天学堂,却如朱德笔下的母亲般明事理,识大体。这对性格互补型的夫妻在那艰难的岁月,披星戴月,辛勤躬耕,将三子三女拉扯大。全家人吃过“黄狗头”、观音土,挨过批,受过训,其间的艰辛可想而知,可夫妻俩始终不离不弃,齐心协力将六个儿女养育长大,培养成才。孩子们也不负所望。大儿子赵章澜成为60年代永宁横垌瑶族乡的第一个师范生,成为当时村里最有文化的人;1981年曾被推选为全国少数民族代表到北京参加“五一”观礼,并在人民大会堂受到当时的国家领导人华国锋、赵紫阳、李先念、邓小平等的亲切接见。小儿子赵章许1981以高出全国重点线的优异成绩考上大学本科,当时的《南方日报》曾以《阳春瑶族有了第一个大学生》为题进行了报道。1985年他毕业后被分配到北京,在武警交通指挥部任职。其他子孙辈也不甘落后,有的当公务员,有的当教师,有的当工程师,有的办实业、开公司,有的开酒楼、当老板,也有继承老人家衣钵,搞养殖场、养鱼种果、搞农家乐的……夫妻膝下有儿孙辈100多人,真可谓是四代同堂,儿孙绕膝,其乐融融!

前些年,曾有从小就欺负爷爷的人故意气他:“我俩一起长大,你有多少斤两我都清楚。别以为你很有本事!只是你的后代争气而已!”谁知爷爷一点也不生气,笑呵呵地回敬:“我将儿孙教得有出息,子孝孙贤,这就是我的本事!”那人被驳得哑口无言。

爷爷奶奶是农民,劳碌了大半辈子,所幸老年得福,晚年随儿孙迁到阳春城居住,偶尔逗逗曾孙辈取乐,或坐上儿孙的车到东湖、漠阳江两岸兜兜风,任清风吹动满头银丝,边与家人闲聊,边尽情欣赏周围美景,感受祖国日新月异的变化。看着看着,夫妻俩就笑灿如花了。更多时候,夫妻俩手挽手,相互搀扶着逛逛公园,晒晒太阳,踢踢腿,弯弯腰,或与人聊聊天。爷爷一时兴起,还会讲讲《珍珍姐》《火帝姐》的故事,或唱一段瑶族山歌,教大家讲几句瑶话……乐在其中。夫妻俩待人和善、热情真诚,故不愁没有听众。

爷爷奶奶经常说自己不懂得什么叫爱情,只晓得踏踏实实过日子。可我觉得,对爱情,他俩比谁都懂!

像大多数夫妻一样,夫妻俩也曾拌过嘴。记得去年有一天,奶奶气得扬言要跟爷爷离婚,在市妇联工作的孙女打趣道:“你们都没有领结婚证,何来离婚?”爷爷也忙找台阶下:“我们是‘三岁对年生’!老天早就注定的,离不了!况且,在我挨批挨整最艰难的日子你奶奶都没离开我,现在又怎么舍得离婚呢!你奶奶是逗大家玩的!”说完还冲奶奶做了个鬼脸。奶奶马上破涕而笑,1.4米的她嘻嘻哈哈地追着1.8米高的爷爷佯装要打,逗得在场的人都忍俊不禁。

还有一个值得回味的镜头:一天,俏皮的曾孙女对手拉手逛街的老两口欢叫:太爷爷、太奶奶,你们在拖手仔拍拖呀!”“是啊!我们年轻时生活太苦,没空拍拖,现在有条件了,得补回来!”夫妻俩相视一笑,齐声应道。

夕阳笑意盈盈地凝视着这对质朴善良、荣辱与共、相濡以沫的老夫妻,将他俩手牵着手的身影拖得好长,好长……


首页 | 本馆概况 | 馆务动态 | 新书推荐 | 地方文献 | 共享工程 | 数字图书 | 视听资料 | 志愿服务 | 读者之窗 | 联系我们 |

版权所有 阳春市图书馆

GoStats流量统计